农场的拓荒人

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在第一师五团的团史馆里有一组照片,反映的是建团初期的生活,有一位老同志1956年进疆,见证了团场的飞速发展。

这位老同志名叫董玉山,是河南省南阳地区唐河县人,1933年7月出生,1952年10月在家乡农村加入中国共产党,1956年6月进新疆,进疆后当过农工、班长、副队长、副连长、政治指导员,中共五团第七届党委委员。

1956年5月河南省南阳专区唐河县政府向各乡发出到新疆参加边疆建设的号召,董玉山就积极报名了。

董玉山为什么会这样积极呢?这就要从解放前说起。

董玉山1933年7月出生在一个雇农的家庭,从他记事起,全家就给地主干活,父母给地主种地,他给地主放牛,没有一寸土地是自己的。日子过得很苦。1947年12月20日唐河县解放了,村里驻了一所部队的后方医院,董玉山有事没事老往医院跑,虽说年龄还小,但接受新鲜事物快,逐步懂了一些革命道理,就积极参加减租减息运动。新中国成立后,全国农村轰轰烈烈开展土地改革运动,董玉山又积极参加土地改革运动。1950年6月董玉山成为乡里第一批青年团员,1951年董玉山积极报名,离开家乡去参加治理淮河的工程,由于董玉山劳动积极,处处起模范带头作用,1952年董玉山在治淮工地上加入了党组织,从治淮工地回来后担任了乡治保主任和基干民兵队长的工作。由于这些经历,董玉山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建设边疆的队伍。

当年,对报名的人审查很严格,年龄大的和家庭成分不好的人都被刷掉了,由于董玉山在乡里担任了一些工作,乡里领导也不想让他到新疆去,但他执意要去,乡领导最终同意了董玉山的要求。

从唐河县进疆的支边青壮年农民有九百余人,到新疆喀拉玉尔滚一共走了18天。

到了喀拉玉尔滚才知道面对的这一眼望不到边的、高低不平的沙包就是他们要开发建设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农一师胜利第七农场(后来更名为胜利九场,现在的五团)。在这方圆几十公里的荒原上当时只有喀拉玉尔滚这一个小村庄和上、中、下乌鲁克也尔(十四连、十五连、十七连)有一些维吾尔农民,他们种了一些到6月份还没有定苗的玉米。

6月20日胜利七场召开成立大会。来自河南省唐河、永城、项城、淮阳4个县的支边青年农民2254人和步兵五师转业军人共2600人成为胜利七场第一批建设者,任务就是拓荒,挖去梧桐、红柳、白柳等原始植被,削平大小沙包,平整土地,打起田埂,修筑灌水渠道,深挖排碱渠,没有住房,就挖地窝子住。所谓地窝子就是在地面上挖一个宽2.5米深3米的大坑,长度视居住人数而定,上面覆树枝和草,再撒上土为顶,最后挖一斜坡可出入此坑即成。地窝子采光太差,一旦下雨,地面的积水顺坡而下,虽说新疆雨水少,但下雨的日子总还是有的;优点就是:冬暖夏凉。

到了农场后,董玉山他们这一批原先农民成了军垦农场的职工,一切行动要听指挥,按时起床、吃饭、上下班,连睡觉都要按时,许多人不习惯,时间长了,就逐渐习惯了半军事化的管理。

建场后的工作就是开荒造田。从建场到1960年的5年间,全农场的土地没有一点机械化用在开荒上,全靠两个肩膀一双手,工具就是坎土曼、筐子和扁担,5年间开垦了七万多亩土地,修筑了配套的总干渠20.3千米、东干渠7千米、西干渠15.7千米、支渠49千米、斗渠147千米、农渠350千米,总长度达到589千米,挖填了270万立方米的总土方量。

在那个创业的年代里,是没有星期天的,每十天休息一天,遇到农忙时,半个月休息一天,在这宝贵的一天里,除了洗衣服外还要给伙房挑一担柴火,下午要检修工具,班长要检查工具的状况,还是一天都休息不成。一直到七十年代后期才有了星期天休息的规定。

艰苦的岁月里有几件事是董玉山一辈子都忘不了的。

1957年至1958年,董玉山在房建队工作,队里没有一点机械化的运输工具,每年向建房工地运送一万多平方米建筑面积的材料完全依靠马车和牛车。每天天不亮就开始干活,一天要运送12立方米的黄胶泥,自己装卸,一胶轮车装1立方米,运距3公里,稍微松口气就完不成任务。冬季盖不成房子时,赶马车到40多公里远的黑孜公社拉运次年建房所需用的木料,来回路上要走两天,装车一天,这路上的两天,只能吃自带的包谷馍,三九天,天寒地冻,馍馍冻成冰疙瘩,放在棉衣里捂着,化一层,啃一层,再放回去捂着,如此反复,直至把馍啃完,没有菜也没有水。

1961年11月底,董玉山所在的房建队因天气寒冷,水和地都上冻了,无法施工,就停止了房建工作,除了病号之外,全队都去开荒造田,董玉山那时在房建队已经是副队长。全队一共75人到开荒工地安营扎寨,这一住就是半年,挖去红柳、梧桐,平整土地,修筑配套水渠,第二年五月份播上了水稻,一丈量,整整五百亩。在那半年里,住的是地窝子,吃的是包谷馍和面上漂着一点油花的大白菜、洋芋。后来,白菜、洋芋都没有了,只好吃糠得像现在的泡沫塑料一样的萝卜,当时的物质条件极差,大家就用一句话“苦不苦,想想红军两万五”激励自己发挥出极大的干劲。

60年过去了,董玉山老了,但是看看今天的团场,一栋栋高楼,一条条柏油路,绿油油的林带,平整的条田,这几十年的辛苦,从董玉山嘴里蹦出一个字“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