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沙河的变迁

在吴承恩小说《西游记》第二十二回中,猴哥一行三人来到流沙河,在经过一番曲折之后,最终收得沙悟净为徒,自此师徒四人开始了西天取经的旅程。而这条流沙河亦因其凶险的水势和神奇的魔力,在读者眼中看来是那样的风光、神秘。这不禁让人想穿越到小说中去,在这条流沙河边走走看看,亲身感受一下它的风采。

别急,《西游记》中描写的流沙河就在第一师四团。传说中的流沙河,在现实中叫昆玛力克河,它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地区,左岸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四团十五连,右岸是温宿县吐木秀克乡。“昆玛力克河”,译成汉语便是“流沙河”。按照字面的理解,流沙河自然是沙石滚滚,浊浪滔天的样子。昆玛力克河是塔里木河上游的主要支流阿克苏河之一,发源于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两国边境的天山托木尔峰冰川。

一次旅游探寻,让我见识了流沙河。我们抵达流沙河之后,不仅流沙河的现状出乎我的意料,温柔羞涩的像一个小姑娘,前往流沙河途中的景象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黄沙漫漫,路途艰险。

在苍凉的戈壁大漠之中,微风吹过,地面上的黄沙或平地翻滚或随风流动,远远望去就好像一条奔腾不息的大河,这或许就是这里自古被称作流沙河的原因。在真实的玄奘取经的历史中,流沙河给了他相当严苛的考验。而当我们来到流沙河时,发现之前想象的一切都是那样的乏力,展现在面前的是一幅极其壮美的图画:在这片土地上,除了大漠便是戈壁,龟裂的大地上为数不多的绿色便是密布地面的骆驼刺、红柳,密密麻麻、一望无际。远处有几株胡杨,虽然日复一日经受着烈日和狂风的侵袭,但仍旧像坚强的战士一样,在风沙之中傲然挺立,并且枝繁叶茂!可以想见,到了秋日,那一身金色又为这大漠增添了多少亮色。继续前行,可以看到零星的掩盖在树林中房屋,微风吹过,树叶轻轻摇动,构成了一幅人类文明和自然运动完美交织的画面。

我们一路继续北行,终于到了目的地——昆玛力克河水利枢纽工程栏河坝。该工程有一条二十几米高的拦河坝,将天山融化的雪水拦进水渠,渠水终年流淌,浇灌着下游几十万亩良田,使当地农民过着旱涝保收、丰衣足食的日子。

昆玛力克河谷遍地石头,大如卧牛,小似鸡卵,也有磨盘、砚台、拳头大小的。

据说,沿昆玛力克河逆流而上,在天山深处,有个玉石梁,山梁上尽是墨玉,当地人称之为“天山黑宝”,由于山路崎岖难行,玉石十分难采。但老天作美,每年洪水下来,夹杂着各种石头把天山墨玉冲刷下来,人们便能在河道里拣到美丽的彩石和黑色的玉石。

昆玛力克河的石头,不仅石质好,而且石形各异,色彩斑斓,赤、绿、青、紫,各种色彩应有尽有,且以黑墨绿和淡墨绿的天山墨玉居为稀奇。这些玉质石头上再配上各种画面,显得更为珍贵。我们拣的奇石,当地人叫卡吧石,也叫菊花石,是以黑白相间的菊花图案为主的青灰色奇石,另一种彩色图文的奇石,上有天然行成的各种图案,有的像狮子、老虎、猴子等动物……有的像山水画,有的像花草树木……昆玛力克河谷的石头虽多,但要找一块理想的奇石也不亚于大海捞针,有时忙活一天也难得拣上一块中意的石头。

流沙河源头有天山最高峰——托木尔峰,有世界地质奇观——天山神秘大峡谷,有千姿百态的雅丹地貌,有奇泉怪树的神木园,滋润着阿克苏这块充神奇富饶的大漠绿洲。

我们抵达流沙河岸边之际,时间已经接近傍晚,太阳在苍苍茫茫的西天变成了一个暗红色的球体。太阳下面凝固着一团白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总感觉那团白云冷丝丝的,仔细看看,哇塞,漂浮在高天上的云团,竟然是天山雪峰。由此,我不能不想到唐僧师徒看到前方的大雪山有何感想,甚至需要什么样的勇气和毅力才能够面对横亘在前方的天山。

枯水季节的流沙河,除了宽阔空旷布满卵石的河滩,看不出一点汹涌澎湃的样子。河床上的河水只剩下一些清澈的宛如溪水一般的细流脉脉流淌着。

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为了感受流沙河的全貌,我们又绕道来到流沙河上的一座宽约3米,长度超过一公里的水利建设专用桥上。站在桥的中间部位,我突然觉得有些寒冷。冷风是从流沙河上游顺着河道吹来得。从我们处的位置观察流沙河河床,流沙河果然与南疆的其它河流有着明显的区别,流沙河的河床坡度很大,而且布满乱石。如果是在汛期,可想而知来水的威力和气势是何等了得。

说起流沙河还有一段传说,据说,河两岸的当地居民有许多叫“沙吾提”的人,沙僧就是由沙吾提演化而来得。在跟随唐僧取经之前,沙僧则是流沙河上的一个摆渡者。本身就是一个神话中的人物。更何况流沙河宽达一公里乱石滚滚的河滩,足以说明了一切。

在流沙河两岸走了走,我却发现流沙河的现状与《西游记》里描述的情况是如此相似:在距离河两岸至少5公里的范围内,除了胡杨林和红柳以外根本没有人家。我问一个名叫沙吾提托乎提人:沙僧被唐僧收为徒弟了,流沙河里已经没有妖怪了,这里的居民为什么还不敢在岸边居住呢?他只是笑笑。

唐僧是沿着丝绸古道的“热海道”前往西天取经的,走的路线是库车——温宿——乌什——别跌里山口——热海,然后,抵达天竺。

由此来看,温宿县留下流沙河的故事似乎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们怀揣着一颗敬畏之心在这里前行,不知不觉已是黄昏,一行人在天黑之前抵达营地。夕阳之下这片土地又换了一幅新的模样:皎洁的月色中大漠如银,那一层层的月光真的好像一层层的波浪翻涌而至,而传说和故事也伴随着这月光翻涌而至。在这奇妙的时刻,我们仿佛真的活在《西游记》中,漫步在流沙河畔,等着奇迹出现。

回想《西游记》第二十二回有这样的描写:唐僧师徒三人行过黄风岭,来到一片平阳之地,识见一道大水狂澜,浑波涌浪”,师徒们惊叹不已。但见岸上有一块石碑,”上有三个篆字,乃流沙河,腹上有小小四行真字,八百流沙界,三千弱水深;鹅毛瓢不起,芦花定底沉。

人们当然不会以此去寻觅那宽800里的流沙河,但在有关新疆的典籍中,确实有关于流沙河的记载。最早记载流沙河的,是昔代高僧法显。他于公元399年从长安出发,前往天竺取经途中,曾穿越过流沙河。

在丝绸之路兴盛时期,不知有多少商贾驼队、守边将士和国家信使跋涉于这两条天险之中。不幸者倒下了,最终成为一堆堆引路的白骨。得以逾越者,为东西方的贸易和文化交流作出了贡献。丝绸之路也正是因为有这两道天险,才更加使人们惊心动魄,更加具有神秘色彩。

如今昆玛力克河建立了自然保护区。来到昆玛力克河,抬头望望天空,白色的云朵漂浮在天上,好像天空中盛开的花朵。地面上的世界则是一片葱茏。在这样的胜境之中,整个人的心灵也会被环境净化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