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部分排污企业环保数据造假

2015-05-11

(原标题:山东部分排污企业环保数据造假手段多达10多种)

“这家企业每小时排放二氧化硫监测浓度242mg/L,排放标准是200mg/L,超标0.21倍。”内蒙古自治区环境在线监控中心工作人员冯涛在电脑前看到这样的数据后,立刻联系企业环保专员,经过简单快速的沟通,企业随即采取相应控制措施,半小时后企业达标排放。“以往排污数据无法实时获取,很难及时提醒企业,监管上也存在滞后性,造成污染物长时间超标,以至于企业对超标排污意识不强。”内蒙古环境在线监控中心主任张树礼介绍说。内蒙古自治区环保厅副厅长李剑更是强调了环境数据的主体地位,“环境信息化快速发展的目的,就是要实现环境数据的统一,形成环境保护大数据库,通过环境大数据的收集、分析、应用,为环保部门出台管理政策、为政府研究制定经济社会相协调发展,提供科学的决策依据。”内蒙古环保物联网监控平台,可以监控污染源、实时监测全区环境质量变化情况,还能依靠丰富的数据,对污染防控和环境质量变化开展宏观管理和分析。那么——■哪些数据能说话?内蒙古自治区环保物联网监控平台是以物联网、云计算、3S空间信息管理、3G移动通讯技术为基础搭建的,地图影像覆盖全区。打开监控平台,随意点开一个点,就可以看到这个污染源详细的企业信息。此外,还可以查看企业“三位一体”的实时监控数据,包括在线监控数据、工况监控数据和视频监控数据。工作人员李明娜为打开亚洲最大的电厂内蒙古大唐国际托克托电厂的监控页面,她告诉,目前显示的4条曲线就是8号机组污染物排放的实时数据,红线代表排放标准值。“如果污染物排放值超过红线,就会发出超标告警,监察部门同时也能收到这些告警,他们可以联系企业或者直接去企业执法。”张树礼告诉,目前,内蒙古全区已实现556家企业、1622个点位的主要污染物排放自动监控。污染源自动监控系统的视频监控也是一大亮点。张树礼介绍,内蒙古环境监控中心已经在219家企业安装了262套视频监控设备,便于随时掌握企业治污设施的现场运行及排口状况。此外,环保物联网监控平台还能实时监测全区的环境质量变化情况。目前可以监测全区35个空气质量自动站、5个水质自动站、20个沙尘暴自动站的分布以及实时监测数据;同时平台掌握了全区的环境风险源档案,包括全区500家风险源企业的分布、风险档案以及超过3000种化学品的数据库,利用平台可以开展环境应急事件的污染物扩散模拟、远程指挥。正是依靠这么丰富的数据,内蒙古才能对污染防控和环境质量变化开展宏观的管理和分析。如2014年通过平台核定,内蒙古全区监控企业共排放二氧化硫34万吨,其中鄂尔多斯市最多。同时还对区域水环境、大气质量状况评估以及区域污染排放与环境质量状况进行了协同分析。有了环保物联网大平台搜集的大数据,是否就意味着对内蒙古污染源信息了如指掌呢?“数据应用的前提是数据的准确性,否则再及时、再丰富的数据,也是无用的数据。”张树礼说。那么——■数据说话,真不真谁判定?目前,数据造假主要通过两种方式,一类是修改设备工作参数,另一类是通过破坏采样系统等硬件手段造假。因技术本身的缺陷导致的数据失真怎么破解?内蒙古的做法是“以毒攻毒”,从技术上着手,保障数据的真实性。从2008年开始率先在全国建设的内蒙古工况监控系统是数据保真的关键。在工况监控系统界面,看到了几条不同颜色的曲线,这都是各工艺流程的基本参数,这些曲线则是从电厂脱硫DCS生产系统中实时接过来的设备运行参数。“目前污染物排放的在线监控,基本属于最终排放污染物的末端监控,有其自身的局限性,而工况监控则进一步掌握了污染物产生、治理、排放的全过程,是对在线监控数据的有益补充,并能够准确判定数据的真实性、可靠性。”张树礼介绍说,全区已在55家电力企业安装了159套工况监控设施,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企业在线数据造假等行为。除了对污染源全程监管外,张树礼还亮出了他们“拿手好菜”——污染物智能核算系统。智能核算系统通过两种手段保证数据,其一通过数学模型实现自动判别,反映到系统当中就是对一系列异常情况的报警,包括设备层面的异常、数据表征层面的异常、深层数据之间逻辑关系的异常等。其二,在自动判别的基础上,对监控数据进行定量核算,定量核算可以深入分析参与计算排放量的小时浓度与小时流量。“智能核算系统可以从源头上对数据进行保障,”张树礼说,不仅能对污染源治理设施进行实时监控预警,及时发现治污设施的非正常运行情况,并且能通过科学有效的处理方法对排污数据进行准确核算。除了技术手段外,数据造假也会有人为因素,那么——■数据说话,准不准谁把关?“内蒙古的环境信息化建设得益于厅党组的一贯支持。”环境保护部信息中心主任程春明这样评价内蒙古的环境信息化工作。为了让数据说话,为环境宏观决策管理提供依据,内蒙古环保厅厅长王军朴要求科技监测部门、监察部门、监控部门形成合力。内蒙古环保厅开发了“监察、监测、监控共享平台”,即监测数据、监控数据、监察数据(排污收费数据、超标处罚数据、现场稽查数据、执法数据)同一平台,3个部门根据职责,密切配合,保证数据准确、可用,实现了不同部门环境信息协同数据共享,为环境管理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除此之外,内蒙古环保厅还成立了数据有效性审核委员会,负责总装机容量30万千瓦以上电厂的数据有效性审核工作,由分管副厅长担任组长,其他盟市比照自治区成立盟市的有效性审核委员会,负责除30万千瓦以上电厂以外其他企业的有效性审核工作。对监控系统的运维保障是数据收集和数据质量的第一步,内蒙古环境在线监控中心进行了详细的规范。工作人员如果发现并且确认数据缺失、异常等情况,管理人员要按照相应的处理流程,通过前端设备反控、停产信息维护、人工数据修约、系统自动数据补遗等手段,保证每个企业、每个监控点、每个指标、每个小时数据的准确完整、有凭有据。对企业则构建良好的沟通反馈机制,环境在线监控中心会及时将监控数据反馈给各个污染源企业,让企业了解并且确认自己的数据,有问题及时处置解决。此举有助于构建长期、良性的数据质量保障工作,从而让企业形成自觉意识。内蒙古到底有多重视环境信息化工作?采访中,分管信息化工作的内蒙古环保厅副厅长李剑正召集内蒙古12个盟市召开信息化工作会议,参加了整个会议,各地分享经验,上层给予指导,形成良性循环。了解到,如今这样的环境信息化会议在内蒙古已经成为常态。

近年来,为加大对企业环保措施的监管,实现对大气、水环境的实时监测,由中央和地方配套投入污染在线监测网络的资金已逾百亿元。然而,一些企业从最初的偷排未达标污染物,到现在通过改变监测设备的数据,以逃避环保部门的监测、监管。2015年1月1日,新修订的《环保法》正式实施,其中就有严禁通过伪造检测数据等逃避监管的方式违法排放污染物的条款。企业如何“偷数据”?环保部门如何堵漏洞?记者在山东进行了调查。

剑走偏锋数据造假

修改企业现场端设备参数,破坏采样系统硬件

近年来,国家治理环境污染的决心越来越大,在环保监测方面构建的污染在线监测网络的资金投入已逾百亿元,目的就是加大对污染企业环保措施的监管,实现对大气、水环境的实时监测。

然而,有些企业不在治理污染上下功夫,而是“剑走偏锋”,在实时监测的情况下搞新型偷排——通过环保监测数据造假,在环保部门眼皮子底下排污。拿山东为例,2014年,山东多次启动整治违法排污企业专项行动,共查处了15家数据造假企业。

企业的环保监测数据还能造假?这首先得从污染在线监测网络说起。以山东为例,自2007年开始,山东省建设了包括污染源自动监控系统在内的全省环境自动监控系统。污染源自动监控系统主要由安装在废气、废水重点监管企业等污染源现场的自动监控设施,和安装在各级环保部门监控中心的监控软件和设备等组成。

环保数据造假就出在安装在排污企业内部污染源现场端的自动监控设施上。“根据我们日常检查,通过干扰自动监测设备正常运行,对数据造假的方式主要有两大类10多种手段。”山东省环境信息与监控中心总工许杨介绍说,一类是通过修改设备工作参数等软件手段造假,比如说实际监测的排放浓度是1000毫克每立方米,在软件计算时加了个0.1的系数,结果就成了100毫克每立方米,不达标的就变成达标了;另一类是通过破坏采样系统等硬件手段造假,比如在设备采样管上私接稀释装置等。

美高梅正规网址,在山东省整治违法排污企业环保专项行动中,新泰正大热电有限公司、荣成市邱家水产有限公司热电厂等企业就采取了擅自修改监测参数的方式来达到环保数据造假的目的。而被查处的东营一家化工集团则擅自在采样系统上连接稀释管线,现场二氧化硫排放浓度自动监测数据为每立方米66毫克,人工监测数据为每立方米1180毫克,两者相差约18倍,超标4.9倍。

制度漏洞造假之机

现场端由排污企业投资建设,日常运营公司依赖企业订单

为什么会出现环保数据造假?据介绍,化工企业污水处理费用每吨一般都会超过5元,更为复杂的污水处理每吨要十几元甚至几十元,如果再算进废气处理,一个规模企业每日治污费用就得数万元甚至高达十几万元。一位环保人士指出,“动动手指,改改监测数据就能降低企业的‘私人成本’,归根到底是排污单位追求经济利益驱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