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公平”意味着什么?

十八大报告中,首次将经济总量倍增与人均收入倍增的目标同时提出,“努力实现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到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更公平”三个字写进党代会报告,是以人为本理念的进一步深化,也是执政党将以更大力度改善民生和加强社会建设的明确信号。十八大代表、财政部部长谢旭人也表示,按照党的十八大的报告要求,将坚持简税制、宽税基、低税率、严征管的原则,充分发挥税收调控经济、调节收入分配的职能作用。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着力解决收入分配差距较大问题,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朝着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
“更公平”三个字写进党代会报告,是以人为本理念的进一步深化,也是执政党将以更大力度改善民生和加强社会建设的明确信号。
强调“更公平”——现实的呼唤 公众的关切
“‘更公平’的提出,说明党在解决收入分配问题上决心更坚定,方向更明确。”贵阳市委书记李军代表说,当前既要发展经济,把蛋糕做大,也要尽力把蛋糕分好,这事关国家发展和党的事业的成败。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经济快速增长,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与此同时,百姓的腰包越来越鼓,从发展中得到更多实惠。
然而,居民收入增长的步伐仍赶不上经济发展的速度。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11》,2001年至2010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0.5%,国家财政收入年均增长20%,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速为9.7%。
另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是,城乡之间、地区之间、行业之间乃至不同人群之间,仍然横亘着一道道“鸿沟”。十八大代表、北京环卫集团一清分公司垃圾粪便清运中心驾驶员任晓云在北京打工已经16年,但和妻子、女儿常年分居。对他来说,在北京买房安家仍是梦想。“农民工融入城市的门槛太高了。”
“企业职工退休金比公务员每月平均低1500元。”十八大代表、北京二商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孙杰说,“企事业单位退休金双轨制下,人们都争着往公务员队伍挤,而作为自主创新主体的企业缺乏吸引力。”
“我国分配领域的问题表现为收入差距过大,其实质是分配不公。”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赵振华认为,具体表现为劳资关系中资强劳弱、农民工与城市文明相对隔离、对一些地方国有企业经营者缺乏有效市场评判标准和收入分配激励约束机制,“穷庙富方丈”现象依然存在。此外,垄断行业职工收入过高、政府侵害民众利益、灰色收入等也比较突出。
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说,收入差距扩大体现在劳动者占整个收入分配的比例降低。这与中国渐进式改革进程中一些旧体制尚未完全改变有关。“能否解决这些问题关系到社会的和谐,以及发展成果能否让全民分享。”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一个基本要素是,不断增加社会主义因素,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实现共同发展、共同分享、共同富裕。”清华大学教授胡鞍钢代表说,只有不断增加社会主义因素,才能更好地凝聚人心,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实现民族团结、社会和谐、国家统一、长治久安。
何为“更公平”——不是回到“大锅饭” 而要打破“金饭碗”
“报告中出现20多次‘公平’,这表明党将以更大决心和努力,让公平理念更深入人心,让百姓分享更多发展成果。”山西省忻州市委书记董洪运代表说,这正是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根本目的。
公平正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实现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努力实现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劳动报酬增长和劳动生产率同步……十八大报告的论述,引起代表们强烈共鸣。代表们认为,这表明我国将从追求“国富”转向更加追求“民富”,为我国制定和实施收入分配改革的具体方案提供指导思想和重要原则。
胡鞍钢代表说,“实现共同富裕,意味着无论是城市居民还是乡村居民,无论是生活在东部沿海地区还是生活在西部内陆省份,无论是工人还是农民,都能够过上相对富裕的生活,都能够获得质量相对高的公共服务,都能够公平分享发展的成果。”
代表们认为,收入分配改革并不是要回到过去的“平均主义”、“大锅饭”,而是要打破不劳而获的“金饭碗”。十八大代表、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检察长卢希说,收入公平不是收入相等,不同人的能力、经验及所付出努力不相同,劳动报酬也不可能完全相同。
“收入分配公平的关键是机会是否均等?获得方式是否正当?
只要通过诚实劳动和个人能力正常获取,社会都应鼓励。”扬州市委书记谢正义代表说。
如何“更公平”——弥合收入“鸿沟” 重构分配格局
十八大报告提出,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初次分配和再分配都要兼顾效率和公平,再分配更加注重公平。
“实现劳动报酬增长和劳动生产率提高同步,一方面要通过市场手段使劳动报酬增长水平和企业利润增长同步,另一方面,政府要解决市场、企业本身难以解决的问题,这对转变政府职能提出更高要求。”十八大代表、山西财经大学党委书记杨怀恩说。
林毅夫指出,加快收入分配改革,应以一次分配为主,二次分配为补充。二次分配中,可以通过对富人增税,来补贴低收入人群,实现公平和效率。
去年9月1日,我国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由每月2000元提高到3500元,这一举措将纳税人群比例由28%下降到7.7%。
实现更公平,还应破除垄断。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名誉会长高尚全说:“在经济体制转轨过程中,真正引发不满的,不是基于公平竞争形成的行业差距和收入差距,恰恰是通过垄断形成的收入分配不公。”
十八大代表、山西省财政厅厅长郑建国把有关收入分配内容密密麻麻地记在笔记本上。他认为,更公平意味着市场在配置资源中更有效地发挥作用,这需要通过进一步深化改革来实现。缩小收入差距,还需大力调整财政、税收、社保三大宏观政策,充分发挥对收入再分配的重大调节作用。“收入分配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需要政府的勇气和人民的支持。”
就在几天前,十八大新闻发言人蔡名照表示,中央高度重视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工作,目前有关部门在认真听取社会各界意见的基础上已形成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基本思路,正在按照中央统一部署,积极推进改革总体方案的研究制定工作。
人们期待,“更公平”的思路,能融入方案之中。

为何强调更公平?

“更公平”是现实的呼唤

美高梅网上注册平台,“‘更公平’的提出,说明党在解决收入分配问题上决心更坚定,方向更明确。”贵阳市委书记李军代表说,当前既要发展经济,把蛋糕做大,也要尽力把蛋糕分好,这事关国家发展和党的事业的成败。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经济快速增长,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与此同时,百姓的腰包越来越鼓,从发展中得到更多实惠。然而,居民收入增长的步伐仍赶不上经济发展的速度。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11》,2001-2010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0.5%,国家财政收入年均增长20%,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速为9.7%。

另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是,城乡之间、地区之间、行业之间乃至不同人群之间,仍然横亘着一道道“鸿沟”。

“我国分配领域的问题表现为收入差距过大,其实质是分配不公。”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赵振华认为,具体表现为劳资关系中资强劳弱、农民工与城市文明相对隔离、对一些地方国有企业经营者缺乏有效市场评判标准和收入分配激励约束机制,“穷庙富方丈”现象依然存在。此外,垄断行业职工收入过高、政府侵害民众利益、灰色收入等也比较突出。

何为更公平?

要打破不劳而获的“金饭碗”

“报告中出现20多次‘公平’,这表明党将以更大决心和努力,让公平理念更深入人心,让百姓分享更多发展成果。”山西省忻州市委书记董洪运代表说,这正是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根本目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