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甜福水润民心——山东省推进城乡供水一体化见闻

“让农村群众像城里人一样喝上安全的自来水,享受和城里人一样的供水公共服务。”季节性缺水的哈巴河县在推进农村饮水安全工作中,走在了阿勒泰地区前列。

盛夏时节,在山东省临朐县泉头村的农家小院,龙头一拧,自来水哗哗地流出来。“做梦也没想到能用上自来水啊!”村民王天代从小父母早逝,从8岁挑水挑到80岁,如今用上自来水,他的心情…

从2008年开始,哈巴河县抓住国家实施农村饮水安全工程机遇,在全地区率先实施了“村村通自来水工程”,2010年又提出“农村供水城市化,城乡供水一体化”,按照“规模化发展、标准化建设、市场化运作、企业化经营、专业化管理”思路强力推进。

盛夏时节,在山东省临朐县泉头村的农家小院,龙头一拧,自来水哗哗地流出来。“做梦也没想到能用上自来水啊!”村民王天代从小父母早逝,从8岁挑水挑到80岁,如今用上自来水,他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从“有水喝”到“喝好水”,哈巴河县农村饮水逐步实现从“面的覆盖”到“质的提升”。据统计,截至2013年底,该县农村自来水覆盖达到95%,受益人口3.5万余人;5乡1镇基本实现城乡供水一体化。特别是萨尔塔木乡提前2年在全县率先整建完成农村饮水安全任务。

喝上水、喝好水,这是亿万农村群众真切的期盼。近日,山东省潍坊、德州两市在全国率先实现农村供水城市化,农村群众用上了和城市一样清洁的自来水,这为促进新型城镇化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奠定了水利基础。

农村饮水安全工程,成为全县群众受益最直接、受益人口最广、最受群众欢迎的民心工程。

“现在用水方便多了!”

饮水安全,盼水梦圆。

临朐县地处沂蒙山北端,很多村民祖祖辈辈靠到几千米外的山上挑泉水吃。遇旱水少,一等就是一两个小时;冬天山路结冰,取水更是艰难。

农村群众开始过上现代文明生活。

“后来打了井,井水苦咸、量少,有时要把娃娃放在桶里吊到十几米的井下,往桶里舀水。赶上哪家办红白事,水要紧着这家用,旁人就用不了了。”马王村支书范振家提起村里用上装有消毒设备、1立方米的自来水时价才两元多,频频竖起大拇指。

美高梅正规网址,“拧开水龙头,清水哗哗流。如今我们再不用到渠边挑水吃啦!”

“2012年以来,针对单村供水保证率和水质合格率低等问题,潍坊市投入22.32亿元,千吨万人规模以上集中供水工程覆盖人口从45%提高到94.6%,供水保证率、水质、管道质量等都达到和城市同样标准。”潍坊市水利局局长赵刚毅说。

萨尔布拉克乡村加勒格孜阿尕什村村民、65岁高龄的胡玛尔汗,说起用上自来水,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我们从小开始就到渠边挑水,再到十几岁就用压井水,水质不好不说,冬天用水特别不方便……”,“过去做梦都想像城里人一样用上自来水,如今梦想实现了!”“感谢政府,感谢水利部门啊!”他指着院里已“光荣下岗”的2口大塑料水桶感慨地说。

在平原区,推行“全县一网”供水模式;在山丘区,依托水库或地下水资源,实现“一个流域一网、一县几网、网间互通”。有条件的地区利用城市自来水供水管网向周边村庄延伸;对难以规模化集中供水的山区村庄,建成联村或单村供水工程,全部安装水处理设备以保证水质。

胡玛尔汗老人的幸福诉说,见证着哈巴河县农村饮水安全工程给农村群众带来的巨大变化。

“全过程检测保证安全”

库勒拜乡巴勒塔村,由于地势低,地下水位高,过去喝地下苦涩水,很多人患上“大脖子”病。如今由城乡集中供水,家家通上自来水,多数还安装了太阳能热水器,买了洗衣机。村民张亮说:“咱也能像城里人那样洗热水澡,用洗衣机洗衣,这在过去不敢想象。”

在安丘市华安供水有限公司中央控制室里,公司总经理刘世磊说:“水厂有自己的远程控制管理技术,操作人员在公司的中央控制室,就能对公司下属水厂的设备进行管理。”刘世磊指着其中的一台机器对记者说,“在这里,我们就能对40公里之外水厂的设备进行操作,当管道发生事故时,相应的阀门会自动关闭,并向中央控制室报警,保证及时发现问题和尽快维修。”

“实施农村饮水安全工程,不仅解放了劳动力,促进了群众身心健康,而且带来了农村群众生活品质的整体提升和生活方式的彻底改变。”哈巴河县政府副县长盖革庆说。

安丘市水利局副局长云启亮介绍说,该公司投资200多万元建立了水质检测中心,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定期对下属各水厂的水源水、出厂水、末梢水进行检测,对一些重要指标进行全天候实时监测。“106项指标里,我们现在能检测53项。我们还委托安丘市疾控中心每月对我们的水质进行一次全面检测,彻底从源头保证水质。”刘世磊说。

政府主导,舍得投入。

云启亮表示:“我们除了要求供水公司全面自检外,水利局和卫生局还会组织抽检,定期对水源水、出厂水、末梢水进行检测。水源水每年抽检两次,出厂水常规检测为每季度抽检1次,末梢水每月抽检1次。”

拿出为父母办事的劲头干。

“用为父母办事的劲头搞饮水安全工程”

“农村饮水安全,关系千万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让农牧民不仅喝上水,还要喝上放心水、安全水,这是县委、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哈巴河县委、县政府决策层对此形成高度共识。

“请喝水。”“我不渴。”“喝吧,喝喝就渴了……”流传在山东省德州市一些农村的一则笑话反映了当地吃水难的窘状。随着德州市实现整建制城乡供水一体化,400多万农民告别了苦水咸水,喝上了和城里人一样的“甘甜水”。

坚持政府主导,行政首长负责,财政投入为主,水利部门牵头、其他部门配合实施,成为哈巴河县加快推进农村饮水安全工作的重要举措。

在德州市庆云县,有远近闻名的“十八苦村”。由于海水常年浸渍,方圆240多平方公里都是苦水区,当地人畜饮水非常困难,一直有“淡水贵如油”之说。而如今,这里也喝上了“自来水”,当地农民敲锣打鼓,贴出一副对联:“告别千年苦水,迎来万代甘甜。”

Leave a Comment.